首页 > 名师名作 名师名作

卢文祥:随茶游艺的壶艺人生,构筑一个匠心梦想

来源:潮州市工艺美术研究院    作者:郑海斌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9-05    点击数:3361次


       “美感,往往像触电一般立即予人以反应。”这是吴冠中先生所说的。大概是说一种 “直觉”艺术触角,或者一种感动式的美与丑。当然了,艺术作品或者工艺美术当中,“美”的作品都是见仁见智,一件作品“美”有时候创作者的个人精神也是其中不可忽视的因素。
在每一个个体的创作活动中,创作者本身的精神超越了作品的审美观。所以,当我们到获得“美感”的时候,往往进入作者的精神世界。这无疑是最单纯、最直接的影响,因为每个创作者都有值得我们去体味的思想和初心。与他们交流,和作品对话,这是一种关乎情怀的“君子之交”。
而每个艺术形式,每一个创作者,都是特别的。正如潮州手拉壶始是一种独特的手艺,通过周而复始的线条、细腻的工艺,与我们对话,质朴鲜活,富有张力,简单之中蕴含着魅力,一种自然柔和之美。
而他——卢文祥,一个二十年以来“执着”这份原始又富有创造力的手艺。朴素的初心,还有那份执着不舍的匠心梦想,让我与他相识便是一见如故。


“为茶而生”


       苏辙有诗曰:“闽中茶品天下高,倾身事茶不知劳。”工夫茶几乎成为潮州人一种最为明显的特征。茶熟香温,人情味和雅俗共赏的交融。卢文祥喜欢这种独特的茶文化,他觉得品茶成了生命的一部分,清新自然、回甘雅致的单丛,是戒不掉的“瘾”,茶中可以相知。他说我潮州工夫茶那种干净利落的“冲泡”,是一种人生态度,那与石上清泉炉中活火相识,是一种人生相遇。可以遇见一个知己,可以喜欢上一种茶器之雅。


     

  茶韵清扬间,松竹三开,清风生。卢文祥的壶艺人生,便是“为茶而生”。他说,喜欢手拉壶这门手艺,初心便是茶缘。他微笑地说,其实爱上这手艺,并不是为了谋生,更不是为了致富。而是一个茶艺人生必然的选择。

       卢文祥长年从事陶瓷艺术工作,潮彩工艺是他曾经驰骋的天地。而手拉壶就像他的第二生命,开启一个崭新的人生追求。潮州手拉壶成型技艺是古老的手拉坯成型法。旋转的运动,构成一个塑造的空间,节奏的快与慢,决定了形态的美。卢文祥说,这是一种动态的艺术造型。
长年与陶瓷工艺打交道的他,在不断尝试和学习中,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艺壶人生。他说,这得益于他的陶艺缘份。正如古人云:入兰芝之室,久而衣袂生香。
卢文祥在茶艺人生中的宁静,更加明确了他对于壶艺的热爱和追求。荷斯特•汉弥恪在《茶艺中的禅》中写道:注重那份独处中的宁静致远。宁静致远,因茶而生。便是他的壶艺人生。

质朴拙雅:惟以本质令人爱

       说起卢文祥手拉壶的泥料,是来自田野山川大地、来自大自然的质朴拙雅。《潮州茶经》云:工夫茶之特别处,不在于茶之本质,而在于其具器皿之配备精良……他认为只有大自然的恩泽,才能彰显潮州手拉壶的“精良”!


       卢文祥采用传统朱泥,自家炼制。他说,传统的朱泥炼制颇为复杂。首先,取田地半米以下的粘土,经过一系列淘洗后,装在潮州特有龙窑大缸里,经过沉积、风化。其次,取凤塘、枫溪一带山丘之上风化石原矿,碾碎研磨、淘洗、装缸、沉积、风化。再次,阴干粘土和原矿土。最后,去掉粘土的最上面一层和最下面一层,留其中间,粘性最好;选取原矿土最上面一层,含铁量适中;两者按照一定比例,揉合为一体,再经过沉积、风化、风干,做成土块,装封储存,约摸半年后,方可以制壶。
他开玩笑地说,这炼泥呀,如太上老君炼丹那般神奇,几经尝试,失败,方能成就。这炼泥的其中苦乐,犹如“一箪食,一瓢饮,在陋巷,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。” 

素颜朱泥壶,也能光彩夺目

       梦想总是需要彩色来装饰,潮州手拉壶一向素颜相对,而宜兴的壶艺一直有着灿烂的装饰艺术。卢文祥心想,人要打扮,壶其实也要打扮,这个打扮就是装饰的艺术。对!卢文祥决定利用自己对陶瓷艺术的理解,和多年来工艺技艺的专长,大胆创新手拉壶的装饰艺术形式。他想,光彩夺目莫过于金光闪闪!如何让手拉壶焕发出黄金般的耀眼!这是卢文祥要攻克这个工艺难关!浮雕金工艺!

卢文祥通过不断的尝试和实践,历经三个月的闭门谢客,终于成功地在潮州手拉壶运用了浮雕金工艺。他采用德国进口纯金水,手工雕刻和彩绘,在壶上创造出金色的装饰。书法、花鸟鱼虫、各种形态,都是金光灿灿,诗情画意也能金碧辉煌。


      他创作了一系列的浮雕金手拉壶。《金凤朝阳》是其中代表之一。该壶颠覆传统潮州手拉壶的审美观。壶钮、壶把、壶嘴,与壶身协调一致,动态般的神态产生了一种新的平衡,一种凤凰展翅的平衡。独特的浮雕金工艺,让金凤凰更加生动、栩栩如生。凤凰,是传统的中国神话和艺术创作的永恒主题,为百鸟之王,象征祥瑞,是中华民族特有的图腾。《金凤朝阳》历经窑火的三次煅烧,像凤凰涅槃般,产生了新的生命。该壶构思巧妙,浮雕金的运用更添妙趣。壶盖,如一广阔天际,祥云聚集。而金凤凰置于壶身,欲腾云而去。而更为妙哉的是抽象和具象相结合,壶钮、壶把和壶嘴,是抽象的凤凰,壶身的金凤凰却是具象,所谓虚实结合,这是中国传统艺术创作的手法。
      《金钟罩》是卢文祥的佳作,被潮州市工艺美术精品馆收藏了。该壶把浮雕金的特色与书法相结合。俗话说,佛要金装。一个金装的“禅”字,颇有“明心见性也” 之禅味。《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》云:“若有众生于此经典,书写、供养、受持、读诵、于须臾为他演说、劝令听闻、不生烦恼、乃至昼夜思维彼剎,及佛功德,于无上道,终不退转。” 卢文祥把他的《金钟罩》壶,加金装的“禅”。可以想象:晨钟暮鼓,止行于静,洁净心身,端身正坐,意念为一的境界。以壶为道,茶中见禅。。

传统生肖题材,独具一格

       近几年,潮州手拉壶的百花园可谓是“百花齐放,百家争鸣”,无论在创作数量、创作队伍还是创作题材,都是飞跃性的发展。卢文祥也在创作中,开创了自家的“专题”——生肖题材创作。他告诉我,每年他都会根据当年的生肖,创作手拉壶。这样子,十二年一个轮回。回过头来,看一看,品一品,也是一道独特的壶艺风景线。

生肖文化是中华文化的重要部分,几乎在每一个历史时期,生肖都有着重要的一席之地。可以说,生肖文化是中华文明的传承和信仰的机会组织部分,也是文学艺术中普通运用的题材。比如,我们潮剧之中,有一出戏很是出名——《十五贯》,其主要剧情,来自于明代《醒世恒言》收录“十五贯戏言成巧祸”的故事。其中,主人公娄阿鼠就以老鼠命名,其性格品质依生肖文化而生。清代志怪小说《子不语》中的《梦马言》也把生肖文化与小说情节相结合,可谓是妙不可言。就连中国四大名著对生肖文化更是爱不释手,特别是《西游记》。《西游记》中的美猴王,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形象了!


卢文祥也有“美猴王”,这是他去年的佳作——《大圣》壶,该壶被潮州市工艺美术珍品馆收藏了,并获得第六届“大地奖”陶瓷作品银奖。该壶采用垒线工艺,神态妙趣。均匀变化的线条,犹如水波,也看似祥云。《西游记》中讲到美猴王齐天大圣的出生:盖自开辟以来,每受天真地秀,日精月华,感之既久,遂有灵通之意。内育仙胞,一日进裂,产一石卵,似圆球样大。因见风,化作一个石猴。《大圣》壶巧妙把大圣的形象化作壶钮,大有立于天地间的气势,符合《西游记》原文中的美猴王“每受天真地秀,日精月华”的情境。该壶难度大,一考雕塑之功,二考造型之力,三考意境的功夫。《大圣》壶线条流畅,简洁明快。同时,抽象的大圣形象,神韵生动,气度不凡。


     今年是丁酉年,卢文祥向我透露了丁酉年的生肖创作思路。鸡素有五福之德,他打算创作“五德”系列的作品。



       卢文祥做壶之余,喜欢与文人墨客来往,他举办作品展,多与书画艺术界联姻。他觉得我们的手拉壶,需要与诗书画印艺融合一体,使之其文气溢然!才能创造辉煌的艺术世界,才能让书画艺术溢于茶香之中。卢文祥告诉我,做壶其实和冲泡工夫茶一样,随茶游艺的意境。他拿出得意之作《节节高升》壶,告诉我:一个匠人的梦想,便是壶中天地。简洁大气,清凛流芳之蕴!未出土时已有节,带到凌云更虚心。正如《茶道经》上说: 和、敬、清、寂。四字真言,便是卢文祥的壶艺梦想。



作者:郑海斌。

郑海斌,广东省青工作协会员,潮州市作家协会会员,湘桥区第二届文学艺术界代表大会代表。有散文,诗歌,艺术评论作品发表于《汕头特区晚报》、《潮州日报》、《潮州乡音》等,著有诗集《四叶木耳》等,受邀请参加“书香饶平”全民读书节学术研讨会、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办的“魏清潮散文创作研讨会”、黄国钦散文研讨会等。近年来,致力于潮州手拉壶评论写作及新媒体推广。

编辑:陈泽艳


上一篇:园林建筑 工艺基地 | 潮州磊荧工艺美术研究中心...

下一篇:李剑华、李淑敏: 瓷彩泛春华 携手共锦绣